《阿坝一家人》蒲巴甲为戏减重18斤 以童年经历为角色“加戏”

影视动态来源:77电影网-琪琪电影网人气:加载中更新:2021-07-16 10:31

  “如果内心没有支撑,很难真正和角色达成共情,很难真正做到去感受。”说这话的,是演员蒲巴甲。近年来,蒲巴甲尝试了很多角色类型,《梦幻佳期》中执着追求梦想的黄俊杰、《擒狼》中独当一面的剿匪大队长黄一飞、《漫长的告别》中桀骜不驯的尹哲……但或许还从没有哪一个角色,能像《阿坝一家人》中的杨耀州一样,让蒲巴甲如此“共情”。因为,剧中呈现的是他的家乡,剧中角色的生活甚至就是他的童年经历……“我们都是阿坝州的孩子,也都曾为了自己的梦想离开家乡。但是,只要家乡需要,我们都会义无反顾地回来。”蒲巴甲动情地说。

  初中毕业辍学打工 小时候吃不起鸡蛋、腊肉

  1985年,蒲巴甲出生在四川省阿坝州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县。小时候,家里条件不好,蒲巴甲经常跟着哥哥一起放牛、种地、采草药,就连小学的学费都是卖药赚来的。初中毕业后,蒲巴甲便没有再继续学业,他背上行囊去往九寨沟,做过服务员、门童、保安,也当过酒吧驻唱、主持人、舞蹈演员……“所以,当剧中家乡遇到困难的时候,我其实特别能共情。因为这些苦日子,我都经历过。”蒲巴甲表示。

  而这份共情,也体现在了剧本桥段的设计上。剧中,夏柔去木格梁子羌寨看望杨耀州,伊娜送上来一个鸡蛋,夏柔吃掉蛋白之后想丢掉蛋黄,杨耀州一把抢过去道:“他们都舍不得吃的,你不会是想丢掉吧?”其实,这场戏,就是根据蒲巴甲的建议临时加上的。“这是我的亲身经历。小时候我常常和哥哥两个人,手里握着鸡蛋,步行8公里,把它卖了之后才会有一个星期的零花钱。”蒲巴甲说道。

  不仅如此,剧中山宝子因为馋腊肉而蹲在地上嚎啕大哭的一场戏,蒲巴甲也是感同身受。蒲巴甲回忆称:“我小时候没吃过腊肉,也没吃过鸡,看到别人家里有,特别羡慕。”

  蒲巴甲致敬基层干部 希望年轻人“珍惜当下”

  童年的艰苦生活,反而磨练了蒲巴甲的心智。2004年,不甘平庸的他,与4位藏族小伙组成“高原黑”组合,开始在全国各地演出。2006年,他又用处女作《喜马拉雅王子》正式开启了自己的演艺生涯。从此,故乡之于蒲巴甲,则更像是一场久远的梦。

  也正因为此,此番随着《阿坝一家人》剧组回家,蒲巴甲才会更加感慨。“整个走了一遍,真的变化非常大,心中很骄傲,但更多的是感恩。”蒲巴甲表示。

  采访中,蒲巴甲用一个很生动的例子,诠释了家乡的发展。他说道:“我第一部戏是2006年的《喜马拉雅王子》,当时我们在成都培训,然后去红原开机,开车开了18个小时。2019年我们拍《阿坝一家人》也是在红原开机,只开了7个小时。现在应该4个半小时就到了,交通真的有非常大的改善。”

  在蒲巴甲看来,这一切的改变,都离不开千千万万像杨耀州这样的基层干部。“年轻人应该知道,我们现在有这么美好的生活,国家和人民付出了多么大的努力,基层扶贫干部和党员干部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。”采访中,蒲巴甲几次三番表示,希望年轻人能够喜欢《阿坝一家人》这部戏,因为这其中蕴藏的精神力量格外鼓舞人心。

  为戏减重18斤 直言最好的演技是“丢掉”演技

 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阿坝人,蒲巴甲坦言杨耀州这个角色,自己等了11年。“我在这里长大,我是最好的见证者,也是最好的讲述者。”蒲巴甲说道。

  但也是出于这份使命感,让他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。剧中,杨耀州先后去木格梁子羌寨、红原县挂职,当地生活条件较为艰苦,因此每次回到马尔康,“阿妈”都要感叹“儿子又瘦了”。为了贴合剧中觉得的状态,蒲巴甲在剧组期间不得不严格控制饮食,“前前后后减了18斤,但每周都会给自己一天的自由日,毕竟家乡的美食太诱人了。”

  除了在身材上与角色贴合之外,在情感的拿捏上也需要有的放矢。尤其是与“父亲”丁勇岱的对手戏,蒲巴甲感叹收益颇丰。“年轻演员都喜欢讲演技,但其实老演员早就把演技丢掉了。因为他们已经进入到这个角色了,他们演的就是自己。这真的让我学到很多,原来最好的演技就是‘丢掉’演技。”蒲巴甲表示。

  每晚19:30,锁定江苏卫视《阿坝一家人》,让我们跟着蒲巴甲一起,去他的家乡看一看!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看最新电影就上77电影网-琪琪电影网

电影

电视剧

综艺

动漫

专题

资讯